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有互联网公司就要上市,于是请客吃饭。坐下来,不禁感慨:历经千、百、十,不容易。

在中国互联网行业,总有一个特殊的千、百、十现象。

最先出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,一个新的产品,或是一个新的服务,在风投的催生下,大批创业者跟进,大批作坊型公司诞生,数以“千”计。接下来竞争加剧,资本不继,企业批量死亡,幸存下来部分挣扎者,数以“百”计。最后阶段则是拼管理、拼资源、拼创业者的恒心与耐力,三、五年后,有三、五家公司上市,三、五家公司苟延残喘。

大浪淘沙,其余企业纷纷退出历史舞台,有谁记得“死亡的大多数”?

到这阶段,行业甫定,接下来的战争是份额之争,边界之争。比如网游行业,腾讯、网易、盛大、巨人之间的竞争。

行业内的边界之争不是最终形态,最终的边界之争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连界之争,比如百度、阿里、腾讯之间的边界之争。又比如门户行业的新浪、搜狐之间的竞争。

就企业形态而言,“千”阶段是作坊式生存;“百”阶段是创业型生存;“十”阶段免强算企业式生存。每一阶段,丛林法则是根本运营逻辑。

历经千、百、十,道德、契约都是扯淡,成长的历程已经在每个公司,每个公司创业者心中都留下烙印。美国的乔布斯向那些疯狂的人致敬。因为这些疯狂的人开拓新世界,颠覆旧世界。中国的大佬们却向那些野蛮人致敬,在心底。这些野蛮人在旧世界里冲突,少有开拓新世界的雄心。

这种竞争方式是中国式的。伟人说过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是真刀真枪的干。

西方不是这样,即使是比尔.盖茨与乔布斯,明枪暗箭之后,要么回到谈判桌上,要么坐到法庭上。

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商业真相,却与其他行业一样,在重重帷幕,种种密谋后面。他们相信,即使种种大战,也比法律与契约来得靠谱。


上一篇: 求伯君:永不消逝的背影
下一篇:陈年:我的1984

2条评论

  1. 不是古代哲学家,是近代古典哲学家康德。

发表评论